“只要你在手機上發佈需要‘幫逃’的課程名、時間和補償條件,不出1個小時,就會有低年級同學主動聯繫你,願意替你‘代課’。”在東北師範大學歷史學院應屆畢業生張驍的手機上,記者看到了專門為大四學生設計的APP軟件“超級逃課助手”。張驍介紹,這款軟件最早起源於川渝一帶,最近在長春的大學生群體中也逐漸流行起來,一般每替“雇主”上一節課,就能得到30~80元不等的酬勞。
  為對付畢業生逃課,如今老師點名花樣也緊跟時代步伐。繼四川大學計算機學院教師魏驍勇研發“刷臉”軟件進行點名之後,吉林大學鄧老師甚至結合移動互聯時代的“數據挖掘”理念,升級了自己信息管理與信息系統課上的點名軟件。
  不少大四學生無奈地表示,如今面對求職、考研等種種壓力,他們不得不向現實低頭。吉林大學畢業生孫晴認為,錶面上看,“逃課助手”和“點名軟件”的“戰爭”很有意思,但背後折射出的“大四空巢”問題卻一直都沒有得到合理解決。
  “上午有實習、下午有面試,就算起晚了,也不想去上課。”孫晴分析說,實際上大四的逃課也有很多與實習、面試和自習都沒有關係,有些純屬從眾心態作祟。
  不少網友認為,如今沉重的就業壓力仍是導致“大四空巢”現象的根本原因,因為就業形勢嚴峻、社會競爭壓力不斷前移,所以學生為了加速就業或暫時升學逃避就業,都選擇提早告別課堂,進入求職或考研複習的階段。
  吉林大學畢業生就業指導中心主任鐘新表示,作為就業或升學的預備期,大學生在大四拿出一定的時間、精力為未來做準備,這本無可厚非。但他並不贊成把“大四空巢”現象當作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去研究。
  東北電力大學教務處負責人劉冬雲指出,國家規定大學本科四年制,就是希望學生能在4個學年裡都均衡發力,按有效的節奏和強度接受知識。她說,有些高校針對“大四空巢”現象擅自做主,或把4年的課程壓縮到3年,或容忍學生逃課,這其實都是校方不負責任的行為。
  但華東師範大學編輯專業教師何雲開表示,現在不少學校對大四逃課都持默許態度,對現狀不做改變,這也在一定程度上表現出高校對大學生自身選擇的尊重。從今年開始,何雲開主動與教務處協調,調整了自己大四課程的代課時間,希望能為大型招聘會“讓路”。
  “‘大四空巢’是老問題,但如今又出現了新的表現形式。”鐘新認為,無論是嚴肅紀律還是“網開一面”,長期以來一直都只是簡單粗放式的管理方式。兩種方案爭論不休,“大四空巢”便懸而未決,長此以往,“大四空巢”已逐漸淪為痼疾。
  “在新媒體時代,對畢業生的就業服務也應該與時俱進。”東北師範大學學生就業指導服務中心主任金昕介紹,從2006年開始,東北師大的畢業生就能通過手機即時定製招聘信息,通過“網上視頻洽談系統”,足不出校便可在用人單位“面前”完成試講、面試等環節。
  “最近,我們又推出了微信‘微就業’軟件,通過大數據的挖掘統計和搜集,我們已基本實現對學生找工作的完全個性化、定製化服務。”金昕說,“服務細化了,大學生就業的後顧之憂就淡化了,學生獃在學校就能找到好工作的話,‘大四空巢’的概率就小了許多。”
  在吉林大學,鐘新最近正與教務處溝通協調,儘量把專業性較強的招聘會與其所需專業畢業生的課時調開;而對於那些涉及專業範圍較廣的綜合性大型招聘會,學校則一般將其安排在周末或夜晚進行。“教育的最終目的是培養人才、學以致用,片面強調過分嚴格的教學管理而忽視學生的就業,這也未必不是一種本末倒置。”鐘新說,“與單純關註課堂‘空巢’現象相比,我們更應該關註畢業生在就業季的心理動態、思想狀態,用精細化的跟蹤服務幫助他們剋服焦慮,幫助他們完成從學生到社會人的過渡。”  (原標題:大四“空巢”升級 咋破解)
創作者介紹

攝影

lljcvppnq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